如今,那個時代的暖男走了,帶著囚禁的心靈走出禁錮時代的柔情鐵漢,也隨著皮囊的消亡,而漸漸成為歷史的煙雲。
  張半知
  高倉健走了,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,融化在了藍天里。
  對於年輕人而言,高倉健應該是陌生的,《千里走單騎》產生的印象,並不足形成深深的烙印。但是對於生活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中國人而言,《追捕》里的杜丘,已然是永恆的經典,《遠山的呼喚》,依然在記憶深處迴響。
  懷念,是為了告別,更是為了致敬。我與高倉健並非偶像與影迷的關係,我也承認我不曾經歷滄桑。但是從微博上澎湃的懷念聲中,仿佛能夠看見他對那個時代文化和審美所激起的漣漪。
  熒幕“硬漢”的定義,或並不足以概括高倉健的人生。“行者精進,隱者不悔”,才是他83年人生經歷的準確註解。他對藝術的真誠,他對情感的專註,他對生活的體悟……電影之外的他,投射出鐵漢堅毅臉孔之下的柔情。
  關於高倉健、高倉健的人生閱歷和電影,在海量的信息中,總會有一個片段、一個細節,擊中你的心靈——有關他的執著,有關他的孤獨,有關他的清高。無論是他曾經的擁躉,還是你第一次去瞭解這個陌生逝者的曾經存在。比如讀讀他那篇隨筆《母親,我期待著您的誇贊》,就會發現,生活才是藝術的源泉。
  當高倉健的形象因為懷念,而在這個時代被放大。你也許會發現,曾經滄桑的審美,依然擺在我們內心的神壇之上。也許你分辨不清彎男直男渣男花美男,但每個人心中,都在認可和尋找一個暖男。
  何謂暖男,簡而言之,就是“外表上的俊朗,行為上的踏實,情感上的暖,心理上的懂得”,讀過高倉健的人生,你會發現,他不就是那個時代的“暖男”嗎?堅毅的臉孔只是他的表象,硬漢只是他的熒幕印象,“默默地、拼命走自己道路的人才是最美好的人”,這才是完整的高倉健,他最佳的作品,就是他豐富而厚重的人生。
  如今,那個時代的暖男走了,帶著囚禁的心靈走出禁錮時代的柔情鐵漢,也隨著皮囊的消亡,而漸漸成為歷史的煙雲。但他的熒幕傑作、他的孤獨風範,以及他與那個時代的中國所碰撞出的記憶,將永垂不朽。
  那個時代的“暖男”走了,這個時代的“暖男”,還在彎男直男渣男花美男的審美浪潮中淘洗和砥礪。  (原標題:懷念高倉健:那個時代的“暖男”走了)
創作者介紹

張柏芝

vq86vqrjd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